丁業齊
  成都市殯儀館遺體接運組組長
  老丁的工作跟電影《入殮師》里的一樣。
  《入殮師》里說:死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,所以入殮師也沒有什麼丟臉的。這句話相當打動他。
  老丁能從電影中找到共鳴,找到一份對這份工作堅持的理由,“那就是對生命的尊重。”
  丁業齊看過整整三遍《入殮師》,“拍得真好。”
  電影里,日本入殮師像製作藝術品一樣,善待每一名逝者,為他們精心穿戴、整理妝容。他感慨萬千。回頭給部門開會時,他就開始敲打每個人:“每次上門,一定要輕手輕腳、輕聲細語點啊!”
  老丁的工作跟《入殮師》里的一樣。專業點說,就是成都市殯儀館遺體接運組。他是組長。
  對生命應該保持一種態度
  老丁是無意中發現《入殮師》的。他喜歡在網上淘點電影看,一見這仨字,下意識覺得跟自己的職業有關。
  年輕女孩子躺在雪白的被子里,入殮師跪坐旁邊,像化妝師一樣,雙手溫柔地撫過她的臉,為她整理最後一次妝容……電影安安靜靜,就像是在放映一齣美容院里的場景。
  “這才是對生命應該保持的一種態度:尊重。”看過一遍,他覺得不過癮。某天深夜,又翻出來,看第二遍、第三遍,“完全被入殮師的敬業和專註打敗。”
  以前跑一線時,他曾經見識過一些粗魯的行為。一下車,工作人員徑自找到家屬,二話不說,開門見山:“證明拿來。”
  他看不慣。“為什麼不能換位思考一下呢?有些家屬哭得剛緩過勁來。”有一次,一個家屬和工作人員發生衝突。對方上車後,他試著輕言細語安撫幾句,對方的情緒立馬緩下來,“並不是無法交流。”
  “有時可以更和藹一些,就當成是自己的親人朋友去世嘛。”給組員們開會,他說到《入殮師》,“每次上門,一定要輕手輕腳、輕聲細語點啊!”
  堅持一個習慣:輕抬輕放
  20多歲考進殯儀館時,當時殯儀館還在九眼橋。一起進的40多個人,現在只剩幾個,好多退休了。
  幹了一輩子,老丁明年也快退了。他什麼崗位都經歷過,運輸、火化車間、骨灰堂。2004年初到北郊,一年後到車隊正式管接運。正好,“5·12”汶川地震、“6·5”公交事件,他都經歷了。
  “真是眨眼的工夫,都好幾年了。”前天,他忽然想起是“六周年祭”。印象中最深的是,在車隊睡了半個月,好幾天是熬個通宵,開著車在高速路上呼啦啦地跑來跑去,腦海裡全是忽閃忽閃的應急燈。
  他們去都江堰轉接遺體,遺體都已被收殮起來,拉回館里。儘管有異味直衝鼻子,他都堅持一個習慣:一定要輕抬輕放。“這是必須的服務標準。”那陣,他還沒看過《入殮師》。
  經常一跑就是一整天,沒時間喝水,甚至忘記吃飯。半個月後,工作服實在換不過來,才回去拿了幾套乾凈的換洗衣服。
  並不是每個人能理解這份工作
  並不是每一個人都能理解這份工作的意義。
  老丁還記得,以前出去,有人聽說他們是殯儀館的,繞開就走了,願意和他們握手的更是鳳毛麟角。
  《入殮師》說:死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,所以入殮師也沒有什麼丟臉的。這句話相當打動他。他能從電影中找到共鳴,找到一份對這份工作堅持的理由,“那就是對生命的尊重。”
  他的職業也贏得不少家屬的贊賞。家屬們表達感謝的方式很簡單,要不是送煙,要不就塞紅包。
  “這些都要現場退給他們。”老丁常常這樣訓導組員們。有時候回來一看,發現車裡有家屬們悄悄留下的禮品。這些都要轉到業務科,由業務科轉到總台,等家屬們來辦事時,當面退還。
  館里一份統計印證了這些:近年來他所在的部門拒收紅包50多次,金額達9040元,拒收香煙25條,金額達4860元。老丁不屑一顧,“這有啥子嘛!”
  成都商報記者 辜波  (原標題:尊重逝者 輕抬輕放)
創作者介紹

記者會

ex19exlrw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